猫久

谢谢你对我的文字喜欢。

主产朱修,不定时掉落银土,鸣佐。

希望我的文字可以博君一笑

【宝岚】 独白


你问我值不值得?

我活了十多年,爹妈走得早,自老爷子也丢下我走后,怎样活着对我来说,并没有很大的意义。

我无时无刻都担心自己在人群里是不是像个异类,整日整日戴着面具,每一步都像走在薄冰上。

可是在我遇到她后,
我的人生就只剩下了一件事——

宝儿姐开心就好。

#段子#   #我是爱楚岚的#

【宝岚】 白头


她对吃的不挑,只要一天三顿管饱,可若是吃到合心意的饭菜,会格外开心。

喜欢宽松简单的体恤,也不会自己打理行头,还有些丢三落四。

她很厉害,干事总是冲在前头,她也不怕受伤,不会生病,可是她知道痛。

对人处事也没什么心眼,你若是对她好,她也会一门心思的对你。

她感情有些迟钝,有些时候会让人头疼,但是她会对信任的人毫无保留,其实,埋人也是一种情绪的表达方式吧。

她是你们所有人眼中的绝顶高手,可是在我眼里,她只是个单纯的值得一切最好的丫头。


"宝儿姐,我走了,谁给你理顺头发,做你的奴隶呀?"

89岁的张楚岚生了满头霜发,眼角都是苍老的纹路,可是他看向乌发少女的目光却仍是一如既往。

【朱修】仲夏夜 下

R18点梗文,白黑各种时期play。
拖了好久,终于写完了。

前文:点我看前文黑骑军师妖精打架

——
骑士帝温情play

第一篇中短完结,求个评论心心呀~

截止啦,刚好20,开学忙完就去码字~乖

跟风,请大家督促我让我去码文!

【朱修】仲夏夜 中

R18,拖了很久的点梗文。
朱修各个时期的车文,内有互//慰,黑化,强制,不接受吃完摔碗哦

前文:

————
正文:点我看黑雀军师妖精打架(不)

如果链接挂了,宝贝就走评论吧(ಥ_ಥ)
碎碎念:其实只有上下,可是手机坏了,存稿丢了,就很惨orz
争取早点码完吧,看我这么惨,喜欢的小可爱评论红心安慰一下嘛(ಥ_ಥ)

【朱修】 我们以前见过吗?

一见钟情?转世?段子
来源于一句话:所谓一见钟情,就是两个人的灵魂在第二世一眼认出了对方。

——————

今天鲁路修去常去的蛋糕店为妹妹买蛋糕时,发现柜台新来了一个收银的年轻男生。

男生一直在低头核算数据,半张脸都被员工帽遮住,只露出了线条干净的下颌。

还挺好看的。

鲁路修提着选好的芒果布丁站到了柜台前,对低头的男生有几分好奇。

"您好,请问需要什、" 男生在发现面前站了人后,立刻抬起了头,却在对上鲁路修的眼睛时止住了话语。

接着鲁路修就惊奇的看见那个男生慢慢红了眼眶,他似乎也对自己突然的失态感到困惑,忙着眨了眨眼睛,妄图将蓄在眼眶的泪水憋回去,却用力过猛不小心挤出了一个鼻涕泡。

"噗、" 鲁路修提着布丁,看着男生手忙脚乱的去抽抽纸,不小心就笑出了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笑你的。"

男生白净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他抿紧嘴角,最终抬头望向了鲁路修。

"没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看见你,就觉得很难过,可能有些唐突," 男生有一双干净的湖绿色眼睛,他就用那双眼睛认真的看着鲁路修"请问我们以前见过吗?"

鲁路修有些迷惑,却还是歪头想了想"这是我第一次见你。"

男生有些失望的撇开了眼睛,礼貌的道了歉,利落的将鲁路修的布丁装好递了过去。

"欢迎下次光临。"

鲁路修出了蛋糕店还在想刚刚那个奇怪的男生,只觉得现在搭讪还真是千奇百怪啊。

可是那个男生蓄着泪水的绿眼睛在鲁路修脑海里始终消散不去,等鲁路修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脸上不知不觉也落满了泪水。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end

【朱修】 归途 3

1、架空哨向
2、有二次结合预警,有朱尤友情向

前文戳头像,比心
————
鲁路修.布里塔尼亚,尤菲米娅.布里塔尼亚

说起来,他与这位大他两届的前辈还有些渊源呢,他们共属于同一个名声赫赫的向导世家。

可是与这位生来便含着金汤勺的主家公主不同,鲁路修诞生于一场错误。他的生母是位可悲可怜的侍女,因为一次家主的酒后乱性,而意外有了他。

家主是个薄情寡义的男人,只在鲁路修出生时到了他母亲简陋寒酸的偏舍看了看,带有几分赏赐意味的给了还未睁开眼睛的鲁路修一个名字,便匆匆踏着冰凉的月色离去,连一个温情的眼色都不屑给那个躺着床上,甚至下半身还浸在血泊里的虚弱女人。

带着孩子还不受宠爱的贫苦女人的日子当然不好过了,在鲁鲁修幼时,他的母亲为了让他们在寒冬多一床御寒的薄被,会去杂物房做最苦最累的脏活,会为了他们在平日里有一口温饱的饭,去洗下人赃臭的衣服。

可是,他的母亲能被醉酒的家主所宠爱,毫无疑问归功于她长着一副精致的面容。他的母亲生的极美,并不是那种柔若无骨能融掉铁血硬汉的绕指柔的美,而是与她贫寒出身截然不同的是,她有着一张完美符合贵族审美的脸。

柔密的乌色卷发安静的垂在腰肢处,细白如新瓷的肌肤被完美裹在纤细的骨骼上,最特殊的是,她有一双漂亮又高贵的眼睛。瑰紫色的眼珠是洋桔梗的颜色,当这双眼睛注视着你时,你会觉得的漫天星辰都被盛在了里面——鲁路修完美继承了他生母的眼睛和精致的五官。

于是在三年后,戏剧的是,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再次醉酒的宠幸了他的母亲。而对于鲁路修来说,这次意外却带给了他一个惊喜——他有了一个可爱香甜的妹妹。

也许因为先后为家主诞下了两个孩子,鲁路修的生母终于被家族里的老古董们接到了体面的住宅。

早熟的孩子并不那么在乎粗糙的衣物面料被换成了舒适合体的绸缎,并不在乎刺嗓子的粗粮和下人们鄙夷的眼神都烟消云散,只要他的母亲开心,只要他的妹妹过得像个衣食无忧的小公主就够了。

虽说他们终是搬离了那处贫瘠的偏院,可是他们仍不是这个家族最中心的那些含着金汤勺的千金少爷,鲁路修只远远见过尤菲米娅一面。

大他4岁的小公主被一群仆人拥护着,踏着贵族得体的步伐,姿态优雅的远远路过他们门前。

小公主好奇的回头看了他们的房门一眼,似乎是问了问拥在身侧的仆人什么,仆人弓着身子对小公主细声细气说了几句话,小公主便捂着嘴留下了一串小小的浸着蜜糖的笑声,最终是头也不回的走过了。

而在不久后,鲁路修就遇到了朱雀。

朱雀大他5岁,他们在一个避雨的山洞里相遇。身体天生娇弱又刚刚从一场病事中脱身而出的娜娜莉还是个软软香甜的5岁稚子,因为跟着哥哥来到后山摘玫瑰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淋得像只可伶又无助的小猫咪,只能瑟缩在兄长瘦削的怀里打着冷颤。

小孩子骨根弱,经不得寒雨,不过一会,娜娜莉细嫩的脸庞就浮现了一片不正常的红晕——她发烧了。

可是山洞外面的雨真大啊,密集豆大的雨滴狠狠砸在泥地上,使得下山的路湿滑又崎岖,这是一个崴了脚的8岁孩子所无法克服的天堑。

娜娜莉已经开始烧的说起了胡话,滚烫的体温几乎要把打湿的衣服烘干。鲁路修死死抱住他的娜娜莉,后悔的泪光开始模糊起他的眼眶。

“嘿,你们在这干嘛呢?”

温热的触感从紧紧抱着娜娜莉的手上传来,鲁路修使劲将泪水逼回肚子,才抬眼看向声音处。

那是一个13、4岁的少年,穿着合体的黑色训练服,一头褐棕色头发被雨水淋湿,而显得一对碧绿的眼珠像是雨过天晴的干净湖泊。

“帮、帮帮我,娜娜莉、娜娜莉生病了!”

到底还是个孩子,鲁路修甚至没看清来人的身形,只是死死盯着那对湖泊,近乎哀求的向他伸出了手。

然后,他的手被握住了。

身为哨兵学院优秀的四年级生,面对弱者的求救当然不可能熟视无睹,更何况枢木朱雀可是一颗心都装满了正义的热血哨兵啊。

事后,朱雀去了鲁路修家宅,引着守卫找到了蜷缩在洞里的两个孩子。雨已经停了,守卫们只是看见两个孱弱的孩子紧紧蜷在一起,却看不到他们皆是靠在一只年轻的棕色狮子温暖的腹部取暖。

接着,鲁路修就和这位大他5岁的少年成了朋友。

他会带着母亲刚刚烤好的奶酥薄饼去后山找溜出哨兵学院的少年玩耍,听声色飞舞的少年讲学院里发生的轶事,讲他在这次体能测试中又拿了第一名。

‘真好啊,我也想像朱雀一样厉害呢。’

只有在朱雀面前才会露出几分孩子心性的鲁路修抬头仰视着已经有了几分大人轮廓的少年。

朱雀低头对鲁路修神气得意的笑“成为和我一样厉害的哨兵是不可能的啦,我听老师说我是罕见的黑暗哨兵,是天生的首席哨兵,不可能会有哨兵超过我。”

年幼的孩子低下了头,有些黯然。

于是未来的首席哨兵揉了揉孩子细软的顶发“鲁路修不用成为哨兵的,你如果是个向导的话,我们就可以组成搭档,说不定是最厉害的一对呢!”

成为向导啊。

少年的话像是一颗种子,被鲁路修小心翼翼埋藏在心间,只等着合适的时机便会破土而出,长成参天大树。

可是,一切美好都终结于鲁路修9岁那年。

那是一场百年难得一见的兽潮,攻势凶猛的魔兽大军甚至突破到了王城城下,鲁路修的母亲将两个年幼的孩子藏在高大的衣柜里,带有惊慌神色的苍白脸庞看着鲁路修叮嘱“要带着妹妹藏好哦,我出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骗子,那个苍白瘦弱的女人骗了鲁路修和娜娜莉。

鲁路修搂紧了他的妹妹,宅子里的人早就在一周前被陆陆续续的转移到了有着结实壁垒的王城,唯独像是遗忘了他们般,被留在了开始有着魔兽出没的偏区。

他的母亲在四天前给他们留下了一包小小的干粮和水,说出去找人带他们去安全 的地方,就再也没回来了。

“哥哥,我好饿啊。”年幼的女孩缩在他哥哥的怀里,干粮早在一天前就吃尽了。

“娜娜莉再忍一忍,马上就会有人来接我们了。”男孩搂着他的妹妹,像是两只年幼的小兽互相取暖。“一定会有人来的。”

哐——!

有什么把紧锁的大门给撞开了!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门边传来,鲁路修下意识的捂住了娜娜莉的嘴。只听见房间里的摆放整齐的东西被什么撞翻,而发出了乒乒乓乓的杂音,似乎是没有发现这两个藏在柜子里的年幼孩子,皮毛摩擦的声音渐渐小了。

鲁鲁修松了一口气,放下了紧紧捂着娜娜莉的手,正准备透过柜缝去打量外面情况时,他对上了一双猩红的兽瞳。

!!

男孩几乎本能的将女孩按在了怀里,不给他反应的时间,那头凶兽便撞开了紧锁的柜门。

这是一头有着成年人身长的魔狼,站起来咆哮时,甚至比两个孩子垒在一起还高上几分。腥臭的口水滴在了地上,鲁路修死死将娜娜莉护在怀里,魔狼伸过它硕大的兽头在两个搂着的孩子身边嗅了嗅,似乎是带有几分满意的神色,它张开了有着一口獠牙的嘴,然后利落的朝鲁路修怀里抖个不停的女孩柔软的脖颈处咬去。

“不!!”

鲁路修抱紧娜娜莉侧身滚出了衣柜,手臂被獠牙擦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快、快跑!”顾不得手臂的疼痛,鲁路修扯着来不及站稳的的女孩,跌跌撞撞的就要向外冲去。

一击不成的魔狼被激怒了,它咆哮着,一跃而起越过了两个仓皇逃走的孩子,猛的回头用利爪狠狠一抓。

腥臭的口水滴在了铺有精美花纹的地面,和着孩子鲜红的血蜿蜒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

鲁路修将娜娜莉死死护在身下,他的左眼被魔狼尖锐的利爪划破,温热的血顺着面庞染红了女孩的裙角。

"哥、哥哥!?"娜娜莉手足无措的妄图用手捂住鲁路修流血的伤口,却崩溃的发现根本没有用。

魔狼满意的舔了舔爪缝间残留的血肉,不疾不徐的逼近了两个孩子。

突然有凌厉的破风声传来,女孩回头看时,正好看到魔狼被人一箭钉在了房间另一端墙面。鲁路修挣扎着坐了起来,尽量悄声勾住落在地面的匕首才看向门外。有人逆着光走进来,干脆利落的一刀斩断还在嘶吼的魔狼的喉咙,才回了头,

"安心吧,军队已经到了,你们安全了。"

——————那是一双碧色的眼睛。

————tbc
自己的脑洞,在神井冰也要填!
很久不填回头看大纲,简直了,回忆杀终于下线orz

【宝岚】 生理痛


段子日常,希望我也有楚岚一样的人来救救我的痛orz


————

当冯宝宝突然煞白了脸,捂紧肚子蹲下时,张楚岚眉头狠狠一跳,身体已经先于大脑,一把将女孩揽在了怀里。

"宝儿姐?"

"疼" 女孩漆黑的发丝间,露出的巴掌大的脸像是新瓷上落的雪"不晓得怎么了,每个月这时候都会肚子疼。"

得嘞,他这下明白了,他上可九天揽月,下可四海捉鳖的宝儿姐也始终是个女孩,而这是每个女孩都无法避免的生理痛。

张楚岚顿了顿,稍稍松了一些搂着女孩的力道"要不宝儿姐,我们去躺一躺吧?"

宝宝偏着头想了想,因为疼痛使她的睫毛被生理性泪水沾染的湿漉漉的,她就扑闪着湿漉漉的睫毛去看张楚岚"要的。"

楚岚轻轻搂着女孩向里间走去, 放在女孩腹部的手小心翼翼的裹着一层淡蓝的炁"会疼是因为宫寒,我的炁属阳,宝儿姐你看现在是不是要好些了?"

冯宝宝呀了一声,新奇的看向楚岚放在她腹部的手"好像是好些了。"

"那就好,"张楚岚细心的将女孩的鞋袜一一脱掉,拉过绵软的被子小心盖住宝宝"宝儿姐睡一会吧,我就在这陪你。"

女孩生漆般的乌发乖巧的散开,她眨着眼睛侧头去看半蹲坐在床边守着的青年,突然就觉得小腹里的绞痛像是被某种掺了蜜的糖水缓缓稀释掉了。

好奇怪啊,宝宝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干净的眼睛,张楚岚的手依旧安静的贴在她的小腹,隔着衣物传来的热度让她觉得她的肚子里像是装了一窝绮丽的蝴蝶,只要一张嘴,那些蝴蝶便会争先恐后扇着翅膀飞出来。

"张楚岚?"女孩的声音隔着被子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嗯?"

"张楚岚、"楚岚低头去看时,女孩却拉过了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了里面,可藏在被子里的手却是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于是他倾身隔着被子悄悄在女孩额头落下了一个轻如蝶翼的吻,

"我在,宝儿姐。"

————end

仲夏夜 上


预警!大写的R18文!

讲各个时期的雀↑蓚的小车文,有黑化,强制,互//慰,献,身等场景,大家酌情看文,注意身后。

新手第一次写车,还专门去看了几天车文学习技巧,请千万不要举报我!orz

分上下两次发,是 @骑士之吻轻如雪(更新请点击主页)  @Yuuki 点梗文,都是强制肉梗,我就干脆一起写啦,希望食用愉快~

——————
开!往城市边缘开!

用不来石墨,宝贝们走评论吧orz

【朱修】 归途 2

1、架空哨向pa
2、有二次结合预警,朱尤友情向
前文戳头像么么哒

————

黑暗哨兵居然受伤了!?

黑暗哨兵是强者的象征,是不败的神话,他能够带领他的哨兵战队们从每一次的绝境中寻出胜利的曙光——可是作为无坚不摧的传说的他,居然受伤了?

朱雀在作战中受伤的消息像是沾了曼陀罗花粉的蝴蝶,拍了拍翅膀,黑色的粉末便顺着风在部队里生了根,四处蔓延。

在鲁路修送走第四波借着以探望病情名义实为打探情况的人后,难得的叹了口气回到了沉睡着的哨兵床前。

黑暗哨兵生了一张相当好看的脸。

微微卷曲的褐棕色发丝乖巧的贴在它们主人的脸庞,因为受伤,哨兵的脸色透出了些脆弱的青色,细密纤长的深色睫毛安静的垂下,打出一片淡青的阴影。而跃过浅色窗帘的轻透阳光,悄无声息的在沉沉睡着的朱雀褐发上零碎的圈出一片渡了蜜糖的光晕,使得整个场景显得有了几分梦幻的温情。

鲁路修低头细细打量着沉睡的朱雀,心里翻滚的想法也像是被那几缕金色的阳光所浸染,而无由的多了几分甜津津的余味。

和鲁路修天生的柔顺黑发不同,朱雀的褐发带了些自然卷,看着像极了吸饱了阳光的橘猫蓬松的皮毛。黑发向导侧头想了想,觉得手感大致和自己养的那只难伺候的虎猫大同小异吧。

这样想着,他的手心似乎就被某种毛茸茸的触感蹭了蹭。

嗯?

一只目测净身长便有近3米的成年狮子趴在高级病房绵软的地毯上,前肢交叠,硕大的狮子头搁在交叠的前肢上,正试图悄无声息的用它毛绒绒的棕毛狮头来蹭坐着的向导的手。

向导紫桔梗似的眼珠和狮子剔透的鎏金色兽瞳对上了,狮子仿佛害羞般动了动耳朵,蹭着身子再次将自己向向导身边挪了挪。

鲁路修这才发现,这只狮子全身的毛发都是漂亮光滑的棕色皮毛,唯有它的两只耳朵尖都是一团黑色,和脖颈处的一圈黑色毛发相互呼应,使得整只威风凛凛的狮子带了些憨态可掬。

啊、这应该便是朱雀的精神向导了。

当代首席哨兵朱雀的向导是一只凶猛的成年凯布狮,这种捕食者在19世纪便灭绝了,可是作为凶名赫赫的野兽,它在朱雀刚分化出来时就跟着它的主人给军队和塔带来了一场又一场高奏凯歌的胜利,这使得他们的威名传遍了周边各国。

可谁能想到,在战场上一口便咬断了敌人脖子的凶兽此刻正像只人畜无害的家禽般藏起了锋利的尖爪和森白的利齿,拿着它硕大的狮头去蹭一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青年呢?

鲁路修眯着眼睛笑了笑,有细碎的光尘落在了他的发梢,他整个人都溢出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温和气息。

好久不见啦,大家伙。

这是朱雀的精神向导呢。

精神向导不论是对于哨兵还是向导而言,都相当于他们的半身,身为人也许还可以隐藏起自己的些微细腻心思,可是精神向导是干净又纯粹的。一般,当一位向导或是哨兵的精神向导对着其他人表示亲昵,这就表示你们在互相吸引,而越是亲昵,吸引力就越大。

97.3%,那个男人交给他体检资料时,总是高高在上对他不露出一丝满意神色的脸竟露出了几丝笑意。

“不错,你和他的匹配率是97.3%。”

刷新了塔近几百年匹配率之最,在每个人都以为朱雀和他会在第一次见面时便立刻坠入爱河时,他们的第一次会面却可以说是再糟糕不过了。

年轻又朝气的优秀向导还穿着代表从向导学院顺利毕业的剪裁合体的雪色制服,制作精美代表作为学院第一名毕业的肩章稳稳订在向导肩头。鲁路修的身形纤长,脊背笔挺,整个人像是朝日初升的红日,他的紫瞳里装满了满天繁星,一眨眼便有星光落了满地。

和蔼的校长满意的打量着面前姿态优雅的得意门弟,他伸手拍了拍眼前人的肩头,示意鲁路修跟在他身后。

他们穿过一条冗长的过道,树隙间细碎的阳光投在挂在过道墙面精美的画像上,画框里嵌着的是几百年来从学院毕业的优秀向导,他们和阔步走过的鲁路修一般,都有着显赫家世,拿着最优秀的成绩单嫁给了当代最强大的哨兵,成就了一代美谈。

鲁路修并不是纤细敏感的少女,他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幻想自己的哨兵是什么样的,在9岁后,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拼命变强这一条路。

可是,那个人是朱雀,是枢木朱雀啊。

刚刚成年的新向导不由自主放缓了脚步,他侧头去看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像。

那是一位少女。

少女有着一头瀑布般卷曲亮丽的樱粉色长发,几缕微微卷曲的长发温顺的垂在肩头,衬的少女带有柔软笑意的脸庞明媚的像是三月的樱花。

尤菲米娅.布里塔尼亚

学院第78届优秀毕业的前辈,朱雀的前任向导。

牺牲于两年前的一次作战。

不远处传来他人高声的交谈,青年回了神和校长一同看向发声处。

前方做工精美的雕花大门被人推开,就像是被推开了一段回忆。而与记忆里相差不大的哨兵一脸不耐的推开了门内挽留他的手,转身却是对上了鲁路修的眼睛。

“是你?”

哨兵迈步走到了鲁路修面前,还没换下的军装裹挟着一股肃杀之气,扑头盖脸的袭了新向导一脸。

在同记忆里一般的翠色眸子看过来时,鲁路修下意识的握紧了垂在两侧的拳头。

“你就是塔给我安排的向导?”

在部队里历练了多年的首席哨兵审视的打量着鲁鲁修,然后他侧头看着墙上挂着的画像,放缓了语调,露出了一个温柔到极致的浅笑。

“可是,不好意思,我不能接受,因为我始终只有一位向导。”

画像上的少女笑容温和清浅,映在那片翠色眸子里时,像是樱花花瓣落在了轻透湖面,每一圈涟漪都是泛着温情的。

他,被拒绝了。

———————tbc
猜猜鲁鲁的精神向导是什么?有暗示哦w